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网课是这样练成的

  编者按:现在,全市中小学生都响应“停课不停学”的号召,在空中课堂上网课。可是,你知道吗?一堂网课的背后,凝聚着很多幕后工作者的默默付出,这其中,有一遍又一遍录制课程的老师们,还有很多技术人员,他们被寂寞地隔离在机房,天天与枯燥的机器打交道,才创造了这来之不易的空中课堂。看见他们的辛勤劳动,不由得想起一句诗:三春花事好,为学须及早。

  隔离15天, 换来空中课堂的顺利播出

  口述:王鹏飞   记录:马朝虎

  王鹏飞在空荡荡的机房里隔离了15天,换来常山空中课堂的顺利播出。

  王鹏飞,常山县华数广电公司技术运维部经理,中共党员。为了完成“现实模拟课堂”这项重要任务,他在机房这一工作岗位上,被隔离了整整15天。

  (一)

  2月3日,正月初十。

  这天下午,我突然接到常山县华数广电公司领导电话,要求技术运维部在2月10日前全力配合厂家工程师,完成“空中课堂”设备调试上线工作,并问我,明天是否可以独自驾车去杭州萧山机场接厂家工程师,回来后,直接在机房隔离并着手调试设备。

  我知道,中小学延期开学,“停课不停学”,这是上级的指令,为此,常山县华数广电公司开始紧急部署“现实模拟课堂”。全县共有33所中小学,约2.4万名学生,“现实模拟课堂”将通过华数有线电视传输到千家万户,让学生足不出户在线学习。

  这项工作是为了保障孩子们在疫情期间的正常学习,对社会、对公司都非常重要。

  可在当时,很多人谈“疫”色变。而且,按照疫情防控指挥部规定,从市域外回来要隔离14天。

  我作为公司技术运维部经理,在这非常时期,自然应该走在前头。我是一名党员,不能退缩。没怎么细想,我一口就答应了。

  定好的闹钟准时响起。2月4日上午8点,我驾车去杭州接厂家工程师。受疫情影响,G60高速在常山境内只有一个出入口。在入口处可以看到,进出常山的车辆正在接受安全检查。

  中午12点,我接到了两名厂家工程师。没地方吃饭,幸好我提前做好准备,车上带有3盒泡面,还有几个卤蛋,三个人简简单单地对付了一顿。

  下午5点钟回到常山,为了避免与更多的人接触,降低可能的传染风险,我和两名工程师一下车,就直接进入机房隔离。机房里有公司给我们准备的行军床、新被褥、洗漱用品、电饭煲和口罩、大米、泡面、水果等物资。

  原本的值班室只有一张单人床,现在要睡进三人,就改成了大通铺,晚饭有人送到机房门口。当天晚上,我们三人迅速投入工作,把能上架的设备上架,准备第二天的调试。

  想想要在几十平方米的机房里足足待上14天时间,我的心情变得很低落。更可怕的是晚上睡觉,两位厂家工程师都打呼噜,一个打得缓慢,一个打得急促。

  这一夜,过了凌晨3点,我才迷迷糊糊睡着。

  (二)

  2月5日,隔离的第2天。一早,三人就起床了,简单碰个头,各自忙活——两名工程师配置系统,我负责配置IPQAM。

  IPQAM,就是利用两项专业技术实现视频点播。对于IPQAM,我以前没配置过,但也只好硬着头皮上,竟然配置成功了。于是,我有点小傲骄,感觉自己在技术上还是有点天赋的。

  按照安全播出的要求和割接惯例,影响全县的电视信号割接工作一般要凌晨1点才能做。听着机房里嗡嗡的设备运行声音,我一点睡意也没有。等凌晨1点到了,我把原经过射频切换器后的大网信号分了一路出来,接入系统。看到设备信号指示灯正常,OK,今天任务完成,可以安心睡觉了。

  2月6日,隔离第3天。两位工程师又是很早就起床了,他们也非常希望提前把活顺利干完,在疫情越来越严重的时候,能够尽早回去。当天的任务,就是把调试好的信号模拟大网传输测试,成败在此一举了。

  全部调试完成,机顶盒接入信号,中央一台正常播放,我心中一喜,成功了?咦,怎么少台了呢?仔细检查后,发现是解调器接头有问题,换了线缆直接,解调成功,频道都有了。测试重新搜索,无法搜索,这是个大问题。组播码流没问题,那就是IPQAM出现错误了。但目前这种情况,重新采购,时间上是来不及的,怎么办?

  我又是一夜无眠。脑子里全是IPQAM这五个字母在跳闪。

  2月7日,隔离第4天。我想,问题会不会出现在电口模块上,于是,我新换了一只,插上一试,居然通了,真是惊喜。然而,厂家工程师那边因为调试切换信号出现马赛克,一直在和研发人员沟通。

  厂家工程师本来订的是2月7日的回程机票,只好改签了。

  晚上,厂家研发来一个升级包,我们进行了第一次升级。凌晨1点,信号接入大网调试,基本成功。

  (三)

  2月8日,隔离的第5天。这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平台操作。素材上传,只能一个一个地传,每天要上传视频5个多小时。能否实现批量上传?厂家研发说晚上回复。平台使用也出现了一些问题,厂家工程师再次退票了。

  傍晚,公司领导给我打电话,说送了三碗汤圆,放在机房门口,让我们自己开门去取。原来,今天是元宵节,忙得都忘记了。睡觉前,我望着窗外圆圆的月亮,在心里默默地说:“老婆、儿子,元宵节快乐。”

  2月9日,隔离第6天。我和两位工程师又是很早起床——把视频素材全部上传,编好节目播放顺序。“现实模拟课堂”是个细致活,不能出一丝一毫的差错。一直到晚上12点,一切终于全部就绪,就等明天播出了。

  躺在床上,我脑子像放电影一样,在梳理还有什么细节没考虑到,还有没有什么环节被疏忽,辗转难眠。

  2月10日,隔离第7天。今天是“现实模拟课堂”开课的第一天。播放效果不错。一直监看着电视画面的我,几天来悬着的心,终于放下了。想到2.4万名学生在疫情期里可以在家学习,付出再大的辛劳,也值得。

  按照规定,每天,我和两位工程师自测体温报给公司。三人的体温一直都很正常,当初的一点点小担忧,就全部释怀了。吃饭只是小事情,有时候是吃泡面,有时候是煮粥,有时候是打电话让公司给我们捎盒饭。

  2月11日,隔离第8天。厂家工程师可以启程回家了,他们终于不用第三次退机票了。8天夜以继日的并肩作战,我们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,分别时,说了一些煽情的话,给对方打气鼓劲。

  但是,以后的6天时间,我只有“孤独守望”了。一个人待在寂静的机房里,我开始想家了。

  我最放心不下的,还是9岁的儿子佐佐。我在机房隔离,妻子要上班,还要参与小区防疫值守,家里经常只剩下他一个人。

  家里装有监控APP,我在手机上打开,看到佐佐正在看电视,电视上播放国歌,他正跟着唱,虽然他还不是少先队员,但是坐得端正,神情认真,很懂事的样子。想到别人家的孩子现在应该是爸爸妈妈陪着一起在看电视学习,我鼻子一酸,眼泪流了出来。

  (四)

  中午,公司领导在电话中告诉我一个坏消息,说按照规定,我的隔离期要从厂家工程师走的这一天开始计算。这意味着,加上之前的8天,我一共要在机房里待22天。

  老天!我的头都要炸开了。隔离在机房里,吃喝拉撒不方便倒还能克服,最受不了的是不能洗澡,身上早已经又酸又臭了。我的心情一下子极其低落。不过,我马上想到了在武汉战斗的医护人员,就觉得自己受的这点苦根本算不上什么。

  2月12日,隔离第9天。我早上6点就醒了,又把昨晚已经核对过一遍的播出任务再核对了一次,确保播出没有问题。

  2月13日,隔离第10天。早上刚一睁眼,一条手机推送特别醒目,一夜之间,湖北陡增新冠肺炎病例一万四千多例,心情好沉重。但我坚信,在全中国人的共同努力下,肯定能够战胜这场疫情。

  2月14日,隔离第11天。我一看日期,今天还是西方的情人节。中国人不过洋节,不过,我还真有些想老婆,就给她发了一条信息。老婆回复说:“你要注意身体,家里的事情别担心,我会安排好的。还剩11天时间,熬熬就过去了。我和佐佐等你回家。”

  我再一次泪目了。

  让我感到宽慰的是,这之后,全国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呈下降趋势。

  2月19日一早,正躺在床上听窗外的鸟鸣声,公司领导给我打来了电话,说根据我的情况,我的隔离今天将被解除。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这是真的吗?”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我高兴地跳了起来。

  我终于“解放”了。

  跨出了机房大门的时候,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。走在了回家的路上,我看到,15天的时间,呈现在眼前的,是万木吐绿、芳草萋萋、百鸟争鸣、百花芬芳的美丽图景。

  是的,春天到来了。

  想做美美的“95后女主播”, 原来这么难

  讲述:鲍晨希 整理:尹平平

  鲍晨希在家录制网课。作者供图

  大家可能都看到了,老师们开网络直播课,闹出不少笑话。后来,我们学校决定改成录播。我本以为录播能容易一点,没想到也不轻松。

  要在空中课堂面对我的学生,形象肯定要比平常更重视了。但试了好几个录课软件,都很显胖!真是愁死了。由于疫情,这个年闷在家整天吃吃喝喝的,又没法到处走动……看到电脑屏幕上那么大的一张脸,我心里着实一凉。小朋友们不愿意看我可怎么办?

  经过摸索,我终于发现有个软件可以开美颜,实在是救星!不过美颜效果不是很强,只有一种朦胧的效果,我还是得化妆。幸亏我过年带了化妆品回家,否则只能素面朝天硬上了。

  在乡下老家,条件有限,为了有一个好的拍摄角度,更主要是为了让脸看起来小一些,我把家里所有的书都搬出来,摞成小山,作为临时支架放笔记本电脑。

  化好妆之后,我特意换上一件亮色衣服。裤子不用换,反正也拍不到,还穿我的花棉裤,毕竟家里很冷。

  我就这么混搭着,坐在镜头前,终于开讲了。

  “接下来,请同学们翻开书本第……”刚进入状态,突然,房门被“砰”地打开。我妈拎着拖把出现在门口,劈头盖脸呵斥:衣服又乱堆!都掉地上了,也不捡起来!

  我妈嗓门又高又亮,声音都录进去了。之前的努力算是白费,只好重来。

  我教小学二年级语文,课录好后,还要给领导审,不能有一点杂音。就算领导没有要求,如果把我妈的声音录进去,让小朋友们听到他们的老师在家还被妈妈骂,威信怎么树立?

  我抢下我妈手里的拖把,把她强拉进屋,让她坐在我书桌前,“罚”她给我当学生,以免她再弄出什么声响打扰我上课。有个听众在,比起对着摄像头干讲,还多了些教学气氛。

  我妈还挺“乖”,坐在那里大气儿也不敢出,生怕再打扰到我。

  因为学生都还是二年级的小孩子,我们语文老师上课难免会拿腔拿调,语态语气比较夸张,以便吸引孩子们的注意力。

  我妈看着女儿这样“装腔作势”,还冲着一把年纪的她叫“亲爱的小朋友们”,非常想笑,但只能憋着不敢出声。我能看出来,她忍得很辛苦,我也怪不好意思的。

  我终于再一次渐入佳境,开始绘声绘色地朗读课文。窗外突然锣鼓喧天。

  咚咚咚!各位村民!不要走亲访友!锵锵锵!就待在家里不要出门!嚓嚓嚓!不要聚众打牌!

  ……

  原来,是村委会的宣传队,扛着大喇叭,敲锣打鼓地宣传防疫。

  我们村里老年人比较多,村委会专门请来民乐队,敲着锣,打着鼓,一路扛着大喇叭用方言喊话。这些声音都录进了我的空中课堂……

  课程又被打断,我的心理阴影面积再次放大。我妈却大大松了口气,趁这个空当溜了。走出房门,我又听到她的大嗓门:“哎!真的憋坏我了!”

  等她抱怨完,拖完地,我认真跟她说,我现在要录课,我不吃饭、不喝水,不需要给我端水果,录完我就收拾房间,别再进屋找我。

  正说着,窗外又传来村里广播的声音:“衢州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倡议书:亲爱的市民朋友们……”好庆幸,我还没开始录。

  广播宣讲结束,终于安静下来了。我小心翼翼第三次点开屏幕上的录制按钮,想象着我那些学生们的笑脸,再次饱含激情地开始读课文。

  “刺啦”一声,隔壁的窗户开了,邻居小孩朝窗外放声高歌:“来!左边儿跟我一起画彩虹,在你右边儿再画个龙……”网络神曲《野狼Disco》童声版,闯进了我的空中课堂……

  真的够了!

  可是也没办法。

  重来,楼下狗叫;

  重来,电话响了;

  重来,电脑跳出广告了;

  重来,有小孩在门外放鞭炮;

  ……

  二年级小朋友注意力有限,也怕影响视力,所以我们一堂网课压缩到了十分钟。可就这十分钟,我录了十几遍,中间甚至需要补妆。

  总算录完的那一刻,我已筋疲力尽。关上摄像头,从书堆中取下电脑,只想赶快躺平。

  我偶尔会看看淘宝上卖化妆品或者卖衣服的直播,觉得也就那样。轮到自己想做个“美美的95后女主播”,才发现原来这么难。

  盼望疫情快点结束吧,我想赶紧回到课堂,见到我的孩子们。而现在,我只能看到他们写得歪歪扭扭的作业,和给我刷屏点赞的表情包。

上一篇:衢江助力重点农企农产品销售 下一篇:没有了
多多棋牌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美高梅注册 澳门真人现场娱乐 千金棋牌 澳门电子开户 澳门永利网站 澳门银河网址 mg电子游戏网站官网 澳门金沙视讯网投 澳门星际网站 立即博网址 美高梅赌城 美高梅平台 澳门永利在线开户